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黑花】Pressure Code1-1

接十年之约后

属性不崩

温馨向

私设有

慎入

解雨臣最近很累,非常累。自打吴邪反击成功结束三个月后,与他家闷油瓶好好过日子三个月后,他解家的反击才刚刚接近尾声。需要处理善后的事情非常多,处理过程也非常繁琐。各种事务压得要强的解当家张嘴就能哭一段。

“小花你最近脸色很不对诶,压力太大可不好。来我给你推荐个不错的心理医生,很靠谱的。”他的发小如是说着,递来一张名片。

但解雨臣看着那一脸奸商的模样,怎么都觉得,那担心的表情好像幸灾乐祸。突然就是不大放心。总觉得自己被这小子卖了。

解雨臣接过名片,眸光瞬间一暗。

黑眼镜

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一个人。解雨臣揉了揉太阳穴,他太累了,甚至没有力气回忆。但他无法否认,他曾经想忘掉,并且已经就快忘掉的那个人,再一次毫无征兆地叩击着自己的神经。他要去看看。

中午十二点。

解雨臣准时来到名片背后那个私人诊所的地址。事务繁忙,解当家只能抽出午饭时间。

在敲了几下门并没有回应的情况下,解雨臣不假思索地推门而入。看到门内的景象,解雨臣勾起嘴角,露出这三个月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微笑。

透过厨房的玻璃门,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诡异的穿着黑色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诡异的在房间里带着墨镜,更诡异的是,男人身上系着一条要多粉嫩有多粉嫩的小碎花围裙。袖子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以为可以看到许多已经变浅的刀痕。那双惯用枪械的手,正细致温柔的用保鲜膜塑封着一盘青椒肉丝。侧脸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解雨臣突然觉得有趣。一个浑身痺气的人穿着小碎花,挂着一脸痞笑。

那人回头,正好看到倚在门框“欣赏”他的解当家,笑意更浓了。

两人目光交汇,足足有一分钟。没有说话,更没有久别重逢,生死离别再相遇后的激动与热泪盈眶。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悄无声息,不像他们第一次相遇。

解语花觉得,自己的使命结束了。他看到这个人还活着,好好的。转身,跨过门槛。

“好久不见,花爷。”那人依旧悠闲的语气,即使不是挽留的话,解雨臣还是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雨臣坐在沙发上看着男人把穿得一塌黑的自己裹进医生的白大褂。土夫子的皮肤由于长期从事地下工作普遍偏白,这个男人却在沙漠中恰好晒成了小麦色。搭上他一身结实的肌肉,使他浑身散发出狂野的味道。

他搬了把椅子,在解雨臣面前坐下,两人离得很近。男人身上过剩的荷尔蒙混合着烟草的气味刺激着解雨臣的嗅觉,却意外地让他感到轻松。

“现在,来和我说说吧。你的病症,解雨臣。”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