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黑花】Pressure Code 1-2完结

接十年之约后

属性不崩

温馨向

私设有

慎入


“失眠,厌食,偶尔头疼。”解雨臣抬头对上男人的眼睛,不对,是墨镜。一字一顿地补充道,“总之,浑身难受。”


被他认真的模样逗笑,男人看着仿佛发牢骚的解当家低低的笑了:“过度劳累,以及……”笑中带入了一丝玩味,“欠操。”


听着他磁性华丽的声线,身为声控的解雨臣好心情的没有计较最后两个字,只丢给男人一记白眼。


收到解当家“风情万种”的白眼,某只好像笑得更开心了。伸手拍了拍解雨臣的背,道,“趴下。”


解雨臣承认自己差点就要照做了。黑瞎子语气了并没有胁迫的意味,他只是无比平静的那么一说。但听起来,却有一种不容反抗的味道。没有气恼,解雨臣勾起嘴角挑衅道:“你要强迫我?”说完连他自己也惊讶于自己的表现。自己对于这家伙的方案与不满好像在三个月前用那副破碎的墨镜一起葬入了茫茫沙海。留下了什么,他不想知道。他明白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会脱离自己的掌控,他不喜欢那种感觉。但这次,他又拼命希望着可以就这样发展下去。他愿意以一切为代价。他这一生就想任性这么一次,就想听从自己这么一次。


某人的挑衅行为在男人眼中经过某个化学反应,变成了近乎幼稚的可爱。黑瞎子乐得更欢了:“给你做个按摩而已。想强迫你还用等到今天?”


男人力道适中地在解雨臣身上按压,揉捏着。在肩胛处用力恰好的一捏,解雨臣听见自己的骨头发出“咔”的一声。长期保持伏案姿势的身体终于等到放松。解雨臣舒服地吸了口气,眯起漂亮的桃花眼,“你不是心理医生么,怎么还会按摩?”


“人在江湖飘,会的手艺自然越多越好。我还会开刀做小手术呢。哪天花儿爷需要,我给你打个7折。”


“……"解雨臣眼中闪烁着名为不爽的光芒。不过黑瞎子肯定看不到。


“真的在想什么时候来做个手术?”依旧不知死活地调笑着。


“我在想,先挑断你的那根血管似的会比较慢…嗯…"


男人坏心地加重了手上的力道,解雨臣腰间一阵酸麻。


半晌。


“那,医生,请问给如何治疗我的过度劳累呢?”不得不说男人的手艺相当不错,解雨臣连说话都变的慵懒起来。


“很好的问题。”在对好学生解同学的提问表示嘉奖后,黑瞎子沉思了不到半秒,道,“你现在需要好好睡一教,然后把下午的事都推掉。溜溜北京老街巷,买个拨浪鼓,吃串糖葫芦,喝杯豆汁。回家好好吃顿饭,不要太油腻,推荐青椒肉丝。富含维生素C和蛋白质。再泡个热水澡。最后……找个人发泄一下生理需求。”说完男人俯身将嘴唇凑近解雨臣的耳朵轻吐着气,“当然,你最好找个人陪着。那个人最好是个会按摩会开刀,做得一手好饭,带着墨镜的男人。”


解雨臣歪过头凝视着他,突然就笑了。他不想再顾及什么了。双眸中光波涌动,仿佛两湾清潭盛不下春日的桃花。涟漪潋滟。黑瞎子看得有些入迷。


解雨臣直起身子靠到男人胸前,一只胳膊勾住男人的脖子,用另一只手的指腹摸索着男人的薄唇,字字散发着暧昧与诱惑:“医生啊,那你的活儿,好不好?”


男人只允许自己失神一秒钟。瞬间紧紧地箍住怀里美人的腰,低头气急败坏的咬上那两瓣恼人又诱人的唇。很满意男人的反应,解雨臣眼中笑意更深了。他满足的闭上双眼,全心感受着来自这个男人的吻,带着侵犯性,狂野,却有不失温柔。他大概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了吧。不管解语花还是解雨臣,终于,都可以休息了呢。他真的好累。



“爷,您找我。”


“苏万啊,给我把下午预约的客人都推掉。”


“啊?……”


黑瞎子看了看怀中的人,呼吸均匀,应该是深度睡眠。心想他之前认识的解当家什么时候这么没用防备。他到底有多久没有睡个好觉了。


“就说爷生理痛。今天不工作。”


“……"


——————————END——————————

完结啦,表示第一次写本命的故事真的炒鸡激动!


谢谢你一直陪我到这个故事完结,谢谢你和我分享他们的故事。(鞠躬,深鞠躬)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