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黑花短篇】莫名其妙的理所应当1-1

【黑花】莫名其妙的理所应当1-1

by江吟晚

非架空

温馨向

私设有

慎入

属性基本不崩

新司机上路开车

黑花俩人都归三叔,OOC算我的。

解当家一直毫不惭愧的认为自己生活的一切都是井然有序,井井有条的。所有的事情都按照自己计划好的方向发展,即使有突发情况也都会被自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决掉。

而事实上,
也确实是这样。

可能是因为身上老解家的血统,遗传了不少当年解九爷的精明能干。

算天,算地,算人,其乐无穷。

他喜欢一切事情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下,喜欢
一切事情理所应当的清晰明了。

而事实上,
他也确实做到了。

但也只在他认识黑瞎子以前。

那次下斗,他如同以往别无二致地夹了喇嘛,也如同以往别无二致地挑了几个看得上眼的人下了斗。

这几个人里,就有黑瞎子。

他如同以往别无二致地和黑瞎子相识。

他不同以往别有二致地和这个可能只不过一斗之缘黑瞎子相知。

超出解当家掌控不只是相知。

他还不同以往别有二致地和这个男人上床。

原因荒谬得他自己都莫名其妙。

原因荒谬得他自己都难以理解。

原因荒谬得他自己都难以置信。

原因荒谬得他自己都不愿相信。

原因大概就是,他们一见如故,二见钟情了。

黑瞎子不羁放荡,风一样随性。而解雨臣严恪自律,从不随心所欲。

解雨臣想到脑袋疼也没想清楚,他到底为什么喜欢这个男人。

大概是难得的棋逢对手吧。

男人与其他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总可以轻而易举地打乱解当家所有有条不紊的计划,轻易地严重影响他的情绪。

用解当家自己的话说,是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而男人却说,是自己才让解当家现了原形,这才是解雨臣你的本真。

解雨臣就会刻薄地白他一眼,去你妈的本真。

对于解雨臣嘴上的刻薄,男人从来不恼,他只从后方环住解当家,下巴搁在人肩上,在弧线漂亮的颈侧落下细碎的吻。墨镜都掩不住眼中的笑意。

解当家,你应该活得任性一点,别总算计得失,顾及太多,做自己想做的。男人如是说着,给沉迷工作,废寝忘食的解当家递过一袋热腾腾的包子。

虽然隔着副墨镜,解雨臣也说不出自己为什么就是能看到男人眼睛深处的担忧和更深处那么隐蔽的心疼。

突然就想要调皮。

从牛皮袋中拿出一个包子,竖起一根手指,一脸理所应当地对着面前一脸莫名其妙的男人说:“我解雨臣从不做亏本生意。像你,只给我递包子是不够的。”然后叼着包子,挑衅地看着男人,“讨好爷”的字样写了满脸。

黑瞎子突然就笑了。看着童心未泯的解当家,只在他面前无理取闹的解当家,看着只在他面前理所应当童心未泯无理取闹的解当家,放下手里的袋子,手撑在桌子上,把撒过嘴疯心满意足的解当家禁锢在双臂之间。

“那倒要问问解当家,我还应该做些其他的什么?”

他拿掉解当家嘴里叼着的包子,凑近人脸颊,缓缓吐着气,笑得意味深长。

——————————tbc—————————

没错车在下部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