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霜温雪暖(关于相遇)

霜温雪暖(关于相遇)

宋岚晓星尘都归墨大,OOC锅我背!

入夜雪停,雪映皎月。九天星穹,星落寒观。
数年之后,宋岚觉得与那人相遇的那天,像极了一个玄妙又浅显的预言。在平淡无奇的一天,悠闲自得地悄然而来。不经意间就停滞了时光,像一颗滑落天边降临人间的星。

人生若只如初见。

他们相遇在一个雪停之后的微风夜晚。夜来风寒,雪后更甚。

面对上百只凶尸,哪怕宋岚手中拂雪舞得再出神入化,都免不得有些力不从心。

云遮了月,四周骤暗。形势每况愈下,宋岚加快了挥剑的速度却无济于事。

招阴旗招来了更多的凶尸。夷陵老祖的法子,就是灵验。
正在危急存亡之时,西方似有一束光射来,映在白雪上,亮得人睁不开眼。

亮得凶尸动作一僵,宋岚也眯起眼来。手下拂雪不停,却也向光亮处寻去。

光亮源头,一位白衣道士踏雪款款而来。不疾不徐,安步缓袖。

环月的云被风吹散,柔光照亮他的脸。他望向宋岚,笑得不慌不忙,一双眼睛碧空如洗般的清澈。

白衣之姿。

霜华一出,惊天下。

宋岚心里只有一个想法。

仙君临凡。

等到合理除尽妖邪,宋岚看着那位仙君白皙的脸颊上泛起
些淡红和他身上那层白衣,鬼使神差地脱下自己的外袍,披在他身上。

那人愣了愣,盯着宋岚尚留在他肩头的手。在宋岚仿佛被他目光烫到一般缩回后,又绽出一个得逞的笑。

“你可真狼狈。”白衣仙君笑得有些狭促。

“子无碍便好。”他听到自己说。

然后知道自己红了脸。

后来宋岚知道了,他叫做晓星尘。

二人月下饮茶,论道天涯。

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

宋岚觉得那天的雪都是暖的,像晓星尘那样的温和。

TBC

想摸一套双道长的小故事。从相遇到相守。
发个预告,打个广告。
下一个小故事,我们讲双道长开房。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