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喻黄】论话唠如何向心脏告白

喻黄都是虫爹的,OOC算我的!

黄少天和他的队长喻文州同居已经有一个多月了。他还清楚记得自己生日那天队长向他告白,笑得温柔,苏得他找不到东南西北。
“我不要求你立刻给我答复,我希望你可以认真考虑。”队长轻声道,“你可以先和我同居一阵子再决定。好吗,少天?”
然后黄少天记得自己稀里糊涂受宠若惊地答应了下来,并且说了一大堆并不相干的话。
再然后,喻文州再也没提起过告白那件事。两个人同居生活也没什么波澜。两室的屋子一个卫生间。喻文州小心计算好时间,不和黄少天洗澡冲突。
现在,黄少天感到非常郁闷。照他家队长冰雪聪明,玲珑剔透的那股仙气儿,应该早就看得出自己的心思。然而他就是不闻不问。没事儿人一样,反倒弄得自己终日遑遑欲何之。
心脏啊。黄少天想。这是他第一次因为自己队长是战术大师而感到悲怆。
喻文州每天看到黄少天眼巴巴看着他,一副快问我愿不愿意,快问我快问我的样子,就在心里偷着乐。反正连人带心都是自己的了,不急。比较期待他主动告白。
然而黄少天和普通话唠一样,拥有着情不自禁顾左右而言他的自带属性,并且是满级的技能点。一片真诚想要告白都要说个半小时扯到正题,毕竟告白这事儿吧.....
何况他还有着90%的几率触发害羞的特技。触发条件就是直面喻文州的喻式微笑。
多么不幸啊。
黄少天很郁闷。
在喻文州本月第96次帮他整理好和瀚文厮打后放飞自我的衣领时。黄少天下定决心做个了断,要告白了。
他握住喻文州放在自己衣领上的手,一脸大义赴死,真心诚意地直面队长,直视他的眼睛。
“队长,我......”果然自己又老脸一红,下半句卡在那别提多难受。
仿佛看见哑巴开口说话一样地看着话唠磕巴,喻文州眨了眨眼睛,微凉的手指轻轻搭在了黄少天滚烫的脸颊上:“少天你的脸好烫。怎么了吗?”
黄少天感受着名为喻文州的手指凉丝丝的修长形状,瞅见队长微微蹙眉,担心的模样,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犯规啊犯规啊犯规。话唠心中自有犯规二字的千字注释,但是一个字都说不出。
他觉得自己可能去中毒了。
可能自己真是有病,这辈子都没救了。
于是他抱着英勇就义的决心,放弃了作为一个话唠最基本的尊严。二话不说就凑上去吻喻文州。
他安慰自己,这是一个机会主义者应该做的。
喻文州由着他的性子,深深浅浅地回应着。最后两人演变成紧紧相拥,吻得难舍难分。
“队长,黄少!月饼......”卢瀚文打开门表示自己真的什么也没看到。
因为宋晓立刻拿走月饼放在桌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拉走了他,不忘贴心地关好门。
深藏功与名。
然而黄少天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切。
然而喻文州装作没有意识到的样子。

“所以少天这算是答应我了吗?”
“答应答应啊队长。当然答应你了,其实从一开始就想答应你。昨天早晨除了想夸你荷包蛋煎的好以外就想告诉你的,啊对还有前天也是.......”
于是喻文州听他背了一周的早餐菜单。
“喻文州,我想要做你的男朋友。”
“好,我答应你。”
黄少天看着自家队长好看的眉眼弯成好看的弧度,好听的声音说着好听的句子。
哇噻,幸福感爆棚诶。
面对喻式微笑,他又很不争气的老脸一红。
“队队队队队长,中秋节快乐!”

晚上蓝雨众队员们在自家战队的小花园赏月吃月饼的时候,本该清心寡欲,全联盟战队中最清流的和尚庙气氛中,弥漫出了恋爱的酸臭味。
END
晚了八百天了,实在不想说是中秋贺文。
喻黄还有很多个中秋节!就像蓝雨的夏天一样多!
文/不喜欢吃五仁月饼的江吟晚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