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喻王】难以言喻(一)

*画家喻ⅹ摄影师王
*共建温馨家园,善待你我他
*头顶避雷针,安全庆贺吉祥年
*讲述老王心中喻先生意象的小故事
1.
喻文州是什么样的?王杰希的回答是难以言喻。
如果非要言喻,那么喻文州大概是夏天吧。王杰希想。
和温度和当季水果花草无关,王杰希喜欢夏天特有的色调。
春天太浅,秋天太深,冬天北京雾霾太大看不清。独夏天有他喜欢的明亮,像喻文州一样。
但是夏天是闷热的,喻文州是凉爽的。
所以喻文州应该是临一扇落地窗,开一台空调,品一杯滚烫的花茶。香而不腻。有这古典的热忱,又兼具着小资的清凉。再窗外夏天的明亮,让他的每个动作和神情发出柔光。
莲花,观音。
王杰希摇摇头,这个男人给人的假象是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其实呢,科科。
但是喻文州大概就是这样的夏天。王杰希是非常满意的。
2.小有名气的摄影师Jesse退出时尚圈,告别了声色犬马,开启了自己追求文化与情怀的酸臭文艺青年之旅。他在夏天来到这座名为杭州的美丽城市,只为邂逅一相机内存卡的美丽景色。
一切都在计划之内,而邂逅一个比起杭州更美的人,就完完全全不在意料之中了。
3.
王杰希爬过那么多的石阶,在看见寺门时,他已经累到爆炸了南方夏天的潮湿与闷热让地道的北方人感到呼吸困难。他觉得多年的老风湿性关节炎要犯了。
晚霞已经烧红了半边天,艳丽的光线搭上古刹的青灰,热烈与寂灭。
王杰希庆幸自己选择的是个偏僻的冷门寺院,如果是灵隐寺,迎接自己的恐怕还有霞空下上百的人头攒动。
眼中燃起拍下美丽景色名为狂热的光,Jesse加快步伐。
当他跨入寺门时,这院落内的样子一时明了起来。
荷花池旁的石桌边立着一个青年。悬着白晳漂亮的手腕,挥毫泼墨或是细细工笔。白色的衬衫在夕阳中格外的清凉安和,在寺墙灰暗的青砖前又是那样的明亮耀眼。眉目清秀,那份专注的神情做点睛之笔,气质独特。
王杰希忍不住看了看他身侧的荷花,花茎同青年的背一样挺直,却是微微低头,含苞待放。
脱尘独立。
王杰希心想,十分称职地举起单反。
咔嚓。
忘关闪光灯了。
青年被惊扰到,转头看向他。
色若荷花,观音菩萨(?)
咔嚓。
王杰希控制不住自己按快门的手。
青年笑了。
咔嚓。
王杰希很苦恼。能不能别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人笑的,啧,不是善茬。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