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唐在飞

银色的术士和绿色的魔道学者都无法舍弃

【黑花】Pressure Code1-1

接十年之约后

属性不崩

温馨向

私设有

慎入

解雨臣最近很累,非常累。自打吴邪反击成功结束三个月后,与他家闷油瓶好好过日子三个月后,他解家的反击才刚刚接近尾声。需要处理善后的事情非常多,处理过程也非常繁琐。各种事务压得要强的解当家张嘴就能哭一段。

“小花你最近脸色很不对诶,压力太大可不好。来我给你推荐个不错的心理医生,很靠谱的。”他的发小如是说着,递来一张名片。

但解雨臣看着那一脸奸商的模样,怎么都觉得,那担心的表情好像幸灾乐祸。突然就是不大放心。总觉得自己被这小子卖了。

解雨臣接过名片,眸光瞬间一暗。

黑眼镜

这个名字让他想到了一个人。解雨臣揉了揉太阳穴,他太累了,甚至没有力气回忆。但他无法否认,他曾经想忘掉,并且已经就快忘掉的那个人,再一次毫无征兆地叩击着自己的神经。他要去看看。

中午十二点。

解雨臣准时来到名片背后那个私人诊所的地址。事务繁忙,解当家只能抽出午饭时间。

在敲了几下门并没有回应的情况下,解雨臣不假思索地推门而入。看到门内的景象,解雨臣勾起嘴角,露出这三个月来第一个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微笑。

透过厨房的玻璃门,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诡异的穿着黑色衬衣,黑色西裤,黑色皮鞋,诡异的在房间里带着墨镜,更诡异的是,男人身上系着一条要多粉嫩有多粉嫩的小碎花围裙。袖子挽起露出结实的小臂,以为可以看到许多已经变浅的刀痕。那双惯用枪械的手,正细致温柔的用保鲜膜塑封着一盘青椒肉丝。侧脸如刀削一般,棱角分明。

解雨臣突然觉得有趣。一个浑身痺气的人穿着小碎花,挂着一脸痞笑。

那人回头,正好看到倚在门框“欣赏”他的解当家,笑意更浓了。

两人目光交汇,足足有一分钟。没有说话,更没有久别重逢,生死离别再相遇后的激动与热泪盈眶。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对视着,悄无声息,不像他们第一次相遇。

解语花觉得,自己的使命结束了。他看到这个人还活着,好好的。转身,跨过门槛。

“好久不见,花爷。”那人依旧悠闲的语气,即使不是挽留的话,解雨臣还是停下了接下来的动作。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解雨臣坐在沙发上看着男人把穿得一塌黑的自己裹进医生的白大褂。土夫子的皮肤由于长期从事地下工作普遍偏白,这个男人却在沙漠中恰好晒成了小麦色。搭上他一身结实的肌肉,使他浑身散发出狂野的味道。

他搬了把椅子,在解雨臣面前坐下,两人离得很近。男人身上过剩的荷尔蒙混合着烟草的气味刺激着解雨臣的嗅觉,却意外地让他感到轻松。

“现在,来和我说说吧。你的病症,解雨臣。”

————————tbc————————

『艳势番』剔红

沈耘时:


-花九卿视角微崇花崇


-《剔红》by门牙





《剔红》


——花九卿




词 楚廿


曲 一人静




枯枝不蘸莺啼血,


打落池中一片霜花结。


耐冷梅头居北鹊,


便问“人间几时雪?”




薄雪如屑堆就京华三百亭榭,


琵琶槽上春桃旧梦草草誊写,


长安长街寥寥烟火冻死笼中蝶,


懒掷半折戏文自赏天心明月。




眉角栖鸦雀红尘,


扇底走风流名声。


醺然指掌掂乾坤,


清浊世态一酒樽。




贪嗔痴妄嬉怒恨,


可知我岂非梦中身?


春秋不入华胥帧,


坠露濯罢莲台方寸。




「千江千水,千水一月 


千佛千面,千面一心」




空持千百偈中词。


一昔提刃向旧识,


四野白骨作流址,


八荒狼烟烧青史。




纷嚷嚷荣枯倒置,


虚坍坍蜃楼海市。


苟全忠义择生死,


劫后骤雨俄顷至——


堪堪浇灭参天焰势浮云蔽日,


原来闹剧所止剩你我两具顽石。




Fin.  




今年最后一首【太久不动笔简直渣透了


艳势番最后一首【想写的都写的差不多了


楚廿ID的最后一首【用腻了




【词产于2013.12.29】  



『艳势番』剔红

沈耘时:


-花九卿视角微崇花崇


-《剔红》by门牙





《剔红》


——花九卿




词 楚廿


曲 一人静




枯枝不蘸莺啼血,


打落池中一片霜花结。


耐冷梅头居北鹊,


便问“人间几时雪?”




薄雪如屑堆就京华三百亭榭,


琵琶槽上春桃旧梦草草誊写,


长安长街寥寥烟火冻死笼中蝶,


懒掷半折戏文自赏天心明月。




眉角栖鸦雀红尘,


扇底走风流名声。


醺然指掌掂乾坤,


清浊世态一酒樽。




贪嗔痴妄嬉怒恨,


可知我岂非梦中身?


春秋不入华胥帧,


坠露濯罢莲台方寸。




「千江千水,千水一月 


千佛千面,千面一心」




空持千百偈中词。


一昔提刃向旧识,


四野白骨作流址,


八荒狼烟烧青史。




纷嚷嚷荣枯倒置,


虚坍坍蜃楼海市。


苟全忠义择生死,


劫后骤雨俄顷至——


堪堪浇灭参天焰势浮云蔽日,


原来闹剧所止剩你我两具顽石。




Fin.  




今年最后一首【太久不动笔简直渣透了


艳势番最后一首【想写的都写的差不多了


楚廿ID的最后一首【用腻了




【词产于2013.12.29】  



『艳势番』剔红

沈耘时:


-花九卿视角微崇花崇


-《剔红》by门牙





《剔红》


——花九卿




词 楚廿


曲 一人静




枯枝不蘸莺啼血,


打落池中一片霜花结。


耐冷梅头居北鹊,


便问“人间几时雪?”




薄雪如屑堆就京华三百亭榭,


琵琶槽上春桃旧梦草草誊写,


长安长街寥寥烟火冻死笼中蝶,


懒掷半折戏文自赏天心明月。




眉角栖鸦雀红尘,


扇底走风流名声。


醺然指掌掂乾坤,


清浊世态一酒樽。




贪嗔痴妄嬉怒恨,


可知我岂非梦中身?


春秋不入华胥帧,


坠露濯罢莲台方寸。




「千江千水,千水一月 


千佛千面,千面一心」




空持千百偈中词。


一昔提刃向旧识,


四野白骨作流址,


八荒狼烟烧青史。




纷嚷嚷荣枯倒置,


虚坍坍蜃楼海市。


苟全忠义择生死,


劫后骤雨俄顷至——


堪堪浇灭参天焰势浮云蔽日,


原来闹剧所止剩你我两具顽石。




Fin.  




今年最后一首【太久不动笔简直渣透了


艳势番最后一首【想写的都写的差不多了


楚廿ID的最后一首【用腻了




【词产于2013.12.29】